那年

不在乎(2)

放学铃总算响了,整个教室似乎都松了口气,红毛刚刚跨出教室手机就响了。

 

“篮球场,麻利点过来。”对方撂下一句话就挂了电话。

 

靠!

 

赶到篮球场就看到贺天一副狂炫酷霸吊炸天的样子靠在篮球架边上,红毛在心里默默翻了无数个白眼,表面上不动神色的走了过去。

 

“!你搞什么鬼?”

 

贺天身上穿的正是他那件穿了八百年的夹克,他盯着贺天,一脸的不爽,当然主要原因不是贺天穿了他那件旧兮兮的夹克,而是、、、那件夹克他穿着明明有点大了啊,怎么套在贺天身上就跟穿童装似的。

 

“怎么呢?”贺天压低了身子整个人都靠在他的肩膀上,勾着嘴角明知故问。

 

“你丫让人抢了啊?”他退了一步,打量着对方。

 

“不是你特意留个我的吗?为了不让你失望我还不嫌弃的穿过来了,看样子、、、真的穿对了”贺天眯着眼目光在他身上不怀好意的游走。

 

尼玛!

 

他这才想起了为了图省事他的衣服基本都是同款不同色。

 

“哎呀,情侣装?这么高调不好吧?”

 

果然!贺天已经如他所想的又凑了过来。

 

“情侣你妹!不过年不过节送个毛线啊,穿就穿记得回头给劳资洗、、、算了,劳资自己洗。”他摆摆手,一脸无奈。

 

“我昨天赢了比赛,你都没什么表示吗?”贺天看着他,样子看上去尽然有些委屈了,“人家比赛不都互赠球衣嘛,一早醒来就看到你留下来的衣服,还以为是一个意思,没想到、、、唉,还真是让人失望啊。”

 

我去,人家世界杯互赠球衣你丫一个校际篮球赛装个毛啊,再说换球衣是和对手,劳资又没和你打比赛,有病啊!

 

当然这话他也就想想,贺天这人,你越跟他较劲他越来劲,索性不再反驳,“成成成,送你了。”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嘛。

 

“不、成,我很受伤啊”贺天看着他装无辜,一副无赖样。

 

“那你想干嘛!”红毛被他气笑了,终于还是忍不住炸了。

 

“来一场,one on one,敢不敢,赢了就还你,怎么样?”

 

“比就比!”话一脱口就看到贺天一脸阴谋得逞的表情,靠,原来在这等着他呢,算了,劳资还怕你不成!

 

红毛不怎么打篮球,这种集体性的运动不适合他,偶尔去街边和人打野球,只不过常常球打到一半就变成打架,到现在连具体规则也不是很清楚,不过,跟贺天这种人还讲什么规矩,红毛这么想着整个人都兴奋起来,打街球的路数都招呼在贺天身上,一边运球一边防着贺天,趁他不备的时候用膝盖狠狠顶到了对方的肋骨,贺天疼的整个人一僵,他趁机将手里的球稳稳的投了出去。

 

“三分”

 

红毛打了个口哨,贺天缓缓直起腰就看到对方站在场中间,挂着不可一世的笑容,小麦色的肤色,露在外面的精壮的手臂、小腿,汗水从额头滑到鬓角、下巴,沿着下颚滑到锁骨,滴落到衣领深处、、、贺天的眼神黯了黯,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起来。

 

“再来。”

 

红毛一愣,贺天熟练的运起球,眼神中斗志满满。

 

“好”红毛说罢就直径蹿了过去,故技重施的抬起膝盖却被贺天轻松挡住,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冲他的后颈狠狠一记手肘,另一只手投了一个漂亮的空心篮。

 

“再来!”

 

“再来!”

 

“再来!”

........

 

这场拉锯战终于以双方的体力耗尽告终,红毛整个人摊在球场上大口大口的喘气,贺天一瓶水丢了过来,眼神嫌弃的说了句“真是有够弱啊。”

 

“靠,你丫还有劲是吧!”他习惯性的回了句嘴,一个阴影就附了上来。

 

“有啊,有的是。”贺天整个人压在他身上,头埋在他颈间喘着热气,“要不要,证明给你看看。”

 

“操,贺天,你发什么疯,这是在学校,给劳资滚开!”他挥手一拳,被对方轻轻松松的接住,顺势拽着他的手把他拖了起来。

 

“厕所。”贺天丢出了简短的两个字,不容反驳。红毛环顾四周,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,暗暗松了口气,任由贺天拖着自己。


http://pan.baidu.com/s/1eRyF2uu


“喂,你先出去”红毛推了推他,哑着嗓子道。

 

“怎么,害羞了啊?”

 

“滚蛋!”

 

红毛靠在厕所门上揉了揉头发不再去看自己的狼狈相,口腔里后知后觉的传来火辣辣的疼,操啊,一碰上贺天这家伙任何事就都不在可控范围内了。

 


评论(24)

热度(62)